资讯中心

提及“金融”19次 政府工作报告为金融工作划重点

时间:2023-03-09   字号:A+  A   A-  阅读量:  分享:

3月5日,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发布,将国内生产总值(GDP)增长目标定为5%左右。在部署今年工作时,政府工作报告指出,推动经济运行整体好转,实现质的有效提升和量的合理增长,持续改善民生,保持社会大局稳定,为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开好局起好步。

经济是肌体,金融是血液。记者统计,“金融”这一关键词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出现了19次,比去年多了3次。另外,“保险”出现9次, “银行”“资本市场”各出现1次。

政府工作报告对过去一年的金融工作如何评价?对今年的金融工作又提出了哪些具体要求?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和实现自身高质量发展的重点何在?

  


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精准有力


关于货币政策,政府工作报告要求,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精准有力。保持广义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名义经济增速基本匹配。支持实体经济发展。

人民银行发布的《2022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》表示, 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精准有力。要搞好跨周期调节,既着力支持扩大内需,为实体经济提供更有力支持,又兼顾短期和长期、经济增长和物价稳定、内部均衡和外部均衡,坚持不搞“大水漫灌”,稳固对实体经济的可持续支持力度。

如何理解“精准有力”这一关键词?

“‘精准’,就是要突出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作用,加大对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,优化信贷结构;‘有力’,意味着可以采取必要手段,继续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,继续降低金融机构资金成本,适度降低市场主体融资成本。” 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表示。

在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看来,当前货币政策的基调是“精准有力”,除了隐含总量适度外,主要是指2023年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将发挥关键作用,重点支持国民经济薄弱环节和重点领域,即小微企业、科技创新、绿色发展以及房地产行业等。

“在总量方面,我们预计2023年新增信贷、社融规模分别会达到22万亿元和34万亿元,分别小幅高于上年的21.4万亿元和33.5万亿元左右。这是以宽信用助力经济回升的基本要求。”王青表示。

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梁斯认为,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作为重点发力方向,在引导金融机构信贷投向上发挥了重要作用,普惠小微、绿色、科创等领域信贷增速长期保持在20%以上。但在政策继续引导信贷投放的同时,也要求金融机构按照市场化的逻辑,更加合理地优化信贷投放方式。

  


为稳就业提供全方位保障


稳就业是民生保障和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环节。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城镇新增就业1200万人左右的目标,并要求把促进青年特别是高校毕业生就业工作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。

“1200万人的就业目标是历届政府工作报告中最高的,主要原因是今年新增高校毕业生人数将达到1158万人,再创历史新高。仅满足这一群体的就业需求就需要新增1100万以上的就业岗位。”民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温彬表示。

稳就业任务和经济增长任务相辅相成。“历史上看,我国GDP每增长1个百分点,对应新增城镇就业200万人左右。2023年新增就业目标为1200万人。考虑到当前宏观政策聚焦‘保就业’,经济增长对就业的带动作用增强,5.0%左右的经济增长目标能够确保完成今年的就业目标。”王青表示。

在助力稳就业方面,金融发挥了积极的支持作用。在总结过去工作时,政府工作报告指出,财税、金融、投资等政策更加注重稳就业。大幅提高失业保险基金稳岗返还比例,增加稳岗扩岗补助。将更多困难群体纳入保障范围。延续实施失业保险保障扩围政策,共向1000多万失业人员发放失业保险待遇。实施失业保险基金稳岗返还、留工培训补助等政策。使用失业保险基金等资金支持技能培训。

业内人士认为,今年,金融机构在助力稳就业方面大有可为。首先,要积极做好各类型就业招聘尤其是校园招聘工作,坚持把做好高校毕业生就业作为工作重中之重,通过增加就业岗位、促进大学生就业等一系列举措,缓解就业压力;其次,要进一步通过融资支持和减费让利等实在举措,支持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发展,优化营商环境,为社会创造更多就业岗位。

  


密切关注金融风险防范


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永恒的主题。在回顾工作成果时,政府工作报告指出,完全化解了本世纪初形成的14486亿元金融改革历史成本, 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方式,精准处置一批大型企业集团风险,平稳化解高风险中小金融机构风险,大型金融机构健康发展,金融体系稳健运行,守住了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。

在部署今年工作时,政府工作报告要求,有效防范化解重大经济金融风险。深化金融体制改革,完善金融监管,压实各方责任,防止形成区域性、系统性金融风险。有效防范化解优质头部房企风险,改善资产负债状况,防止无序扩张,促进房地产业平稳发展。防范化解地方政府债务风险,优化债务期限结构,降低利息负担,遏制增量、化解存量。

“从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看,风险主要集中在两个领域:一个是房地产,另一个是地方政府债务。” 红塔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奇霖表示。

“一方面,部分头部房企的资产负债表风险需要控制,以防止风险向金融体系传染;另一方面,要控制好道德风险,不让房企回到通过预售资金快速回款、快周转拼规模的老路。” 李奇霖表示,房地产政策主要就是防风险,保障房地产行业稳健发展,“房住不炒”的总基调不会发生变化。

针对地方政府债务,李奇霖预计,未来隐性债务将和显性债务合并监管,部分高成本、短期限的隐性债务将通过银行信贷展期、债务限额内的地方政府债券来置换,避免债务频繁到期导致财政资金周转压力加大。

与此同时,中小银行的风险暴露问题也是值得关注的一个重点。“中小银行不良贷款率较高,资本充足率相对较低。加速处置不良资产有助于减少资本占用,提高信贷投放能力。在我国经济呈现恢复向好的情况下,信贷需求较强,为中小银行加大信贷投放提供了市场空间,也为银行处置不良资产提供了更大动力。”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研究员娄飞鹏表示。